您的当前位置:
人大之窗
全国人大

龙献文:甘做牛角山村的孺子牛

2020-09-14

核心提示: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默戎镇牛角山村是一个“老、少、边、穷”的苗族聚居村,当地的苗歌曾这样唱道:“有女莫嫁牛角山,家家户户穷叮当,半年有吃半年荒,野菜葛粑当主粮。”这些年,在全国人大代表、牛角山村党总支书记龙献文的带领下,一个苗寨创建了6家村办企业、一条生态绿色有机的茶文旅全产业链,实现了整体脱贫。

《中国人大》全媒体记者于浩 通讯员符元龙9月10日北京报道:驾车沿着国道352线蜿蜒行进,直到湖南省古丈县南部一处最险要地方拐出,便到了默戎镇牛角山村。小山村坐落在山形似两只巨大的牛角中,因而得名牛角山村。

牛角山村是一个“老、少、边、穷”的苗族聚居村,全村1306人,313户,11年前的人平均年收入只有700多元。当地的苗歌这样唱道:“有女莫嫁牛角山,家家户户穷叮当,半年有吃半年荒,野菜葛粑当主粮。”

过去,这个村的故事总是在“5户一光棍”的揶揄中展开。现在,村民们谈论的重点却变成了一个男人——他们眼中的“牛人”,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、牛角山村党总支书记龙献文。

村民为啥服他?这些年在龙献文的带领下,一个苗寨创建了6家村办企业、一条生态绿色有机的茶文旅全产业链,实现了整体脱贫。2019年,村民平均年收入达到18618元,并惠及周边11个村5000多户近2万人,直接帮扶917人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。

如今的牛角山村富了,来取经的人络绎不绝。龙献文说:“牛角山村和我今天的成绩,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就是听习近平总书记的话,跟党走。”

种茶,从此青山绿水成了金山银山

2009年7月21号凌晨3点,牛角山村下毛坪突发大火,烧掉房屋24栋,损坏7栋,共31户139人受灾。灾后重建时,上级政府问村党总支书记龙献文有什么困难和要求,他提出村里没有产业,请求在牛角山上开发1000多亩茶园。

“当时领导就说了三个字:行,支持!”龙献文说,我们一边重建家园,一边搞茶叶产业开发,从那时起踏上了牛角山村的脱贫征程。

然而,茶叶产业开发过程是艰难的。牛角山要连片开发千亩茶叶,需要土地流转租赁。由于涉及两三个村的插花土地,协调工作十分艰难,龙献文光协调会就开了20多次,很多群众都说:“你来搞,也搞不成!”

原来,古丈县曾推动千亩茶叶基地开发,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都抛了荒。这是因为牛角山山高坡陡,当年没有通汽车,茶园管理成本高。而海拔高也意味着开采迟,其它地方春茶都卖得差不多了,牛角山上面的茶才姗姗来迟,导致茶叶卖价低,村民们只能任由茶叶抛荒。

“牛人”都有股“牛脾气”,只要是龙献文认定的事,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。龙献文带领村民,该复垦的复垦,该挖掉的挖掉,该新开的新开。为了发动村民和牛角山村周边的村民入股入社,龙献文在牛角山村5个自然寨一家一户上门做工作,白天没有人在家便晚上去,还多次召开几个自然寨的村民大会,很多人不理解,都说:“要茶叶下田?到田里面种?茶能当饭吃吗?能变钱吗?”……

龙献文说:“再难我也要干!因为我一个人富了不算富!要让乡亲们都富了才算富!”

龙献文为啥这样说,因早年在外闯荡,他已经拥有默戎工程队、龙鼻加油站、丰源公司等3家企业,总资产过千万。在很多人眼里,放着自家的生意不做,爬这难过的火焰山,就是想不开。

“大家没有富起来,我内疚!”龙献文当着全村党员干部说:“从今天开始,我哪儿也不去了,带着大家一起干,让大家都富起来!”

2009年6月,古丈县牛角山茶叶专业合作社成立。2010年8月,古丈县夯吾苗寨旅游公司开门迎客。之后,牛角山村农家乐、牛角山茶厂、牛角山养殖场相继成立。

2013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考察,首次提出“精准扶贫”。五十里外的牛角山村第一时间迅速落实,回声嘹亮。

龙献文召集村支两委、村企、党员干部大会,在村里原来的“村支两委+公司+合作社+基地+农户”运作模式中,特意加了一条“+建档立卡贫困户”。村民、贫困户以土地、茶园、劳动力、资金等形式入股,通过土地租金、务工工资、盈余分配、二次返利、分红等方式获取收益。

在“村支两委+公司+合作社+基地+农户+建档立卡贫困户”的运作模式基础上,牛角山村不断强化带农、带贫、带村集体经济、带邻村“四带”发展模式。

“这种模式,让资金跟着贫困户转,贫困户跟着能人转,能人跟着项目转,项目跟着市场转,能真正让建档立卡户精准脱贫!”龙献文对此很自豪。

通过土地、房屋租金、入股分红、务工、订单农业、房屋补助、年底红包、特殊帮扶等12种农户增收方式,2016年,全村1306人平均年收入达到9700元,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49户525人全部脱贫。

“我宣布,从今天起,牛角山全村脱贫!”2016年12月12日,牛角山村村民大会上,龙献文语音铿锵。

2018年4月,浙江安吉市黄杜村20名农民党员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,汇报村里种植白茶致富的情况,提出捐赠1500万株茶苗帮助贫困地区群众脱贫。

“白叶一号”受赠对象原来没有湖南省,龙献文麻着胆子,给国务院扶贫办、农业农村部打电话,领导被龙献文的执着和真诚打动。龙献文回忆当时的想法:“‘白叶一号’不仅是扶贫茶,更是党恩茶,是为党分忧、先富帮后富的精神火种,对湘西这个精准扶贫首倡地、古丈县这个深度贫困县打赢脱贫攻坚战具有特殊意义,所以我拼了。”

通过龙献文努力争取,“白叶一号”在湖南省落户到牛角山片区的翁草村、新窝村、夯娄村,共种植500亩。黄杜村包技术、包回收、包精准脱贫,涉及贫困户116户430人。龙献文日夜为“白叶一号”项目落地实施奔忙。他先后4次去浙江安吉市黄杜村洽谈茶苗、技术支持等方面的具体工作。

由于这三个贫困村以前没种过茶,龙献文请求上级协调帮助成立“白叶一号”茶叶专业合作社。白天,他带着技术人员到田间地头、沟梁山坡,一块一块选地、打桩、画线,晚上,他一家家宣传精准扶贫政策,宣讲种植“白叶一号”的好处,讲好一户便签一户土地流转协议。

2018年11月,全部准备工作完成,龙献文又组织村民砍青、挖地、整地。他自掏腰包垫资100多万元请来挖机挖地、修产业路,又调来牛角山村20多个种茶能手到黄杜村接受培训。然后,按照“一拖五”的方式,把这些种茶能手分散到3个村去指导,确保种出好茶。

现在,古丈县“白叶一号”项目已完成630亩高标准种植,龙献文又在牛角山顶上追加“白叶一号”高标准种植520亩。目前茶苗成活率高、长势好,后年就可采摘茶叶了。而翁草、新窝、夯娄3个贫困村,这2年已从茶叶开发、培训管理中务工受益,每户贫困户年增收1.2万元以上。

既当村民的领头羊,又做孺子牛

2016年底,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来到牛角山村,为当地基层党员讲党课。“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一心想着老百姓、一切为了老百姓,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。”

现任牛角山村村党总支副书记的龙启国,曾经做了14年的村主任、3年的村支书,但他心甘情愿地当起了龙献文的“副手”。他说:“俯首甘为孺子牛,龙献文的性子也像一头牛。做什么都把老百姓放在心上,我服气。”

还是要从2009年的那场大火说起,火光之中,龙献文冲在最前,衣服头发被烧焦,差点牺牲。灾后募捐,他第一个拿出2万元。重新建房的164个日日夜夜,他每天只睡3个小时,体重骤减30斤。

2013年,遇上百年不遇的旱灾,龙献文想尽办法,租了几台洒水车,买上百万个小袋子,从山下拉水上牛角山,再将小袋子里注入几斤水,放到小茶叶树根旁,用针头放一个沙眼。让水一滴一滴的流到根旁,保佑小茶苗不死亡、保存活。

为了让全村老百姓完成“要我种”到“我要种”的思想观念转变,龙献文多年来早出晚归,每年只有一天休息时间,就是大年初一。龙献文说;“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,就是要让他们眼见为实,是你看我,我看你,看你发财了跟着学,同时他们要相信你,你要有情怀,舍得付出,真心诚意,不然他们不理你”。

龙献文发动种茶叶前几年见不到效益时,要帮助村民种,不要他们投入茶苗钱、肥料钱、工钱。一直到今年,龙献文都还免费给村民送茶苗,送有机茶肥料,帮村民种,补3年的产量资金,免费为村民种,培管,采摘时按市场价或者高于市场价收回鲜叶。

很多人想不通,问:“为什么你又给他们送苗,又给租金,又给肥料,又帮助他们培育管理,又高于市场价收回,你是傻子?”他总是一笑而过。

龙献文为牛角山村做了很多事:看到村里没有通电,出资把村里电接通;老百姓说村里小学校是“三垮”学校:老师垮(没人教书),学校垮(危房),学生垮(没有小孩上学),龙献文又出资修了一所小学校。村民家中考上一本的,龙献文个人奖励五千元,二本的奖励三千元,三本的奖励二千元,这个承诺一直兑现到现在。

2008年汶川大地震,龙献文个人捐款交特殊党费15120元;古丈县河蓬乡一村火灾,他个人捐款10000元;通道县一村火灾他个人捐款4000元、并组织全村捐款46000元……

当村干部以来,龙献文从来没在村里领一分钱工资、报一张发票。“我做得还不够。只要村集体好,我什么都舍得!”龙献文掏的是心里话。

2020年伊始,牛角山村启动了乡村振兴计划,村民们用鲜红的手印、牛角山村委会和村旅游公司大红的公章,一起见证更加红红火火的美好生话。龙献文说,作为党员和代表,我既要做带领村民致富的领头羊,也要做甘于奉献山村的孺子牛。

 

来源:全国人大

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

政府网站标识码:0000000001 黑ICP备06004973